<   2013年 07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飲水機的肺腑之言

a0291655_1450109.jpg

其實,世間萬物都是有生命的,可能對於某些人來說,草就是草,樹木就是樹木,沒有什麼奇怪的,熟視無睹,如同每天為我們服務著的飲水機,又有誰注意到它呢?

12月21日下午四點半時,教室裏除了我別無他人了,空蕩蕩的女傭教室使我渾身不自然,而且隔壁班的班長葉媛婕也早已走了。整個教室安靜得很,連一根針掉落的聲音也能聽得到。而我呢,正在做著一張又一張的試卷。

就在這一環境中,我卻意外地聽到了飲水機的肺腑之言。

就在我寫試卷的過程當中,我忽然聽到了一種聲音,這聲音很低,如果不仔細聽的話,你就根本聽不見。而這一種聲音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准備起身去教室裏摸索,看看這種聲音是從哪兒傳來的。找了半天,我才發現原來是飲水機發出來的聲音。我不以為然的回到了座位上,正當我轉身要走的時候,好像被卷進了某個世界--進入了飲水機裏,眼前有著許多水晶球,水晶球裏閃著一個又一個的圖像,一個個都是我們班同學灌水時候的樣子,我看見了其中水晶球裏閃著林楊揚在飲水機旁等候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空中突然傳來了一陣聲音:"嘿!你就是那小屁孩,我就是你們喝水時的好夥伴--飲水機。這幾個月我終於能找一個人訴苦了!你知道嗎?這幾個月裏,我無時無刻地頂著那沉重的水桶,害我腰間盤突出,現在得脊椎病了。還有,這幾個月下來了,你每次最後走,也都不注意我,你知道嗎?我一直都在那看著你,希望你能過來把插頭拔了,能讓我休息一會,但是十幾次了,你真讓我失望啊1我摸著後腦勺,彎下腰說:"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都是我不好,讓你受了那麼多皮肉之苦。"沒等我說完,飲水機又說話了:"真搞不懂你們人類,太不珍惜了!每星期六天是我們飲水機的家星雙休日,但是你們卻還讓我在雙休日的時候還把這一桶水反複加熱,每幾分鐘加熱一次。在你們上課的時候,我每秒鐘都在吸入那有毒的粉筆灰,幸虧有我的植被兄弟在講臺上堅守崗位,要不我就早會中毒進維修工廠了。你看看,你看看,都是你們人類的錯,我聽說前幾天我家遠房親戚就在城關中學光榮犧牲了。你們怎麼該彌補你們的過錯?"我開始慌了起來:"聽我說,我們不是故意的,我保證這星期,哦不,以後都不會讓你繼續工作的1說完之後,我便從飲水機的世界走了出來。

我走到飲水機的身邊,用力地拔下了插頭,"飲水機,你慢慢休息吧,等到星期天下午再來為我們大家提供熱水資源吧1這時,我似乎聽見了飲水機在那偷偷地笑,笑得是如此的開心!

我們要珍愛身邊的亞洲知識管理學院一切事物,如同那飲水機一樣,綻放出久違的笑容,雖然感受不到,但是內心也會滿足了。大家,要珍愛世間萬物,注意身邊的每一件小事,如果人人都能細心觀察,即時拔掉插頭,節約能源,就從我們身邊做起!
[PR]
by hunexpect | 2013-07-29 14:51 | 康泰旅遊

Pickard wins BMX title in United States

a0291655_1272527.jpg

New Zealand BMX rider Kurt Pickard has notched a morale-boosting win in the United States less than three weeks out from the world championships.

London Olympian Pickard, 22, secured a Grand Finals win on the first day of the USA BMX Nationals series in Pittsburgh, heading off several opponents he can expect to face when the world champs begin in Auckland on July 24 chuen hing.

Unbeaten in the elimination rounds, the Tauranga rider was too good for a field that included leading American pair Corben Sharrah and David Herman in the final.

Two-time Olympic champion Maris Strombergs didn't reach the final after crashing in the semifinals.

The win was a boost for Pickard, who crashed out in the Olympic quarterfinals and has been battling injury wine education.

"The win means relief, a monkey off my back and it feels good," Pickard said.

"Now I have some racing under my belt I am starting to feel more comfortable. Looking at the results, it paints a picture than I am on target for the worlds 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PR]
by hunexpect | 2013-07-20 12:08 | 康泰旅遊

情絲待剪

a0291655_128021.jpg

一簾風雨撥動著無眠的心弦,夜,漸次深了,心卻依然漂泊。潛伏在軀體裏的那縷躁動的靈魂,眼波回盼處,已經跋山涉水,去了遠方翱翔。

每當天空飄著雨,心總是會蒙上一層淡淡的愁緒。站在紅塵深處,看著黑夜和白天的交替,看著夏季的風穿過我充滿煙火的心,這個雨夜,風起雨落,靈魂在寂寂的健康呤唱無所依託的憂傷。

試圖用一首清麗的小詞來安撫微冷的心,可“用我三生煙火,換你一世迷離。”這些華麗的句子都遣詞了太多的寂寞,曾經願待浮花浪蕊俱盡,伴君幽獨的心境再也尋不回。

風雨依舊,絲絲縷縷,點點滴滴,細碎的彷若此時的心境。想說思念,可思念的滋味,這樣靜的雨夜真的不願去體味。我在懷念,懷念那些溫柔的情,熱切的擁抱,花兒一般的笑臉。

淩晨的風拂過,夜一片安然,心卻寂寥的無法成眠。那些經年裏的情事,像一簇簇煙火在我的腦海怒放,怒放。打開CD,跳動音符,熟悉旋律,寂寞的情歌寂寞的我,夜深了,留下一行淚,斑駁的心境沒有人能體會。

如果時光忘記轉換,日子永遠停留在初見。那這徹骨的相思,這盛夏都抹不去的寒涼,是不是就不會出現,不會糾纏。為了一個飄渺虛無的承諾,蒼涼了稚嫩的青春。我不知道對或不對,也許每一個,在浮世清歡中游曳的女子,都有一段意亂情迷的故事吧。

沒有離開,便開始的思念。不知道這麼炙熱的感情會灼傷了誰,心,在遇見的那一刻起,便開始了恍恍惚惚,迷迷蕩蕩的旅程。躲在一朵玫瑰的芬芳後,看情與欲縈繞繁華,糾纏夢魘,朦朧最初純粹的心。

這一生許是再也無法安然了吧,早已明瞭,情會如此傷人,可陷入了的人,誰又能決絕的斷了那情份!

隨緣聚散,說出這四個字,心忽然覺得好滄桑。情與愛,都當做一場遊戲一場夢,繾綣的經年任它隨時光荒涼。那個在雨夜魂縈夢牽的身影,我總在想,是不是彼此從來都未站在一起。你站在喧囂繁華的彼岸,而我孤獨的依偎在夢裏荒涼的城堡,那個用簡單而純粹的期盼搭建的牙齒美白城堡。

如果一切到了最後都是空,這連綿不休的雨,為何還沒驚醒我的夢?

說好一生都不離開我,可夢的盡頭是虛無。午夜的風,遠方的你感受到了嗎?那微涼的風,那貫徹骨骼的風,它沾滿了離別的疼痛。

一個笑臉,一個吻,彼時的溫柔還在迷惑著懵懂的心。愛我,這個詞真的好沉重。心若一動,念就千行。恍惚中, 有一個聲音總在祈盼,時光停滯,歲月靜好,愛,只若初見。

離別,寫下這個詞,淚已如潮湧。彼時的我們,感覺依然那麼真。遠遠的對你深情的一瞥,窺見的是一種知音成說的安然。我將微笑留給了你,招招手,你的印刷公司背影漸行漸遠。若愛是亙古不變的主旋律,那離別的插曲,也是一種憂傷的美麗吧。

雨,淅淅瀝瀝。遠方的人啊,你有沒有聽到相思凋零的聲音?夜深憔悴紅顏,情絲待剪...
[PR]
by hunexpect | 2013-07-20 12:08 | 康泰旅遊

鄉間的那條小路

a0291655_11272072.jpg

父親一生中養成的習慣就是飯後散步。他卻有個怪毛病,就是不愛走大路,偏愛走自家門口的那條鄉間小路。

小路有一公裏,來回約一小時。小道並不平直,坑坑窪窪、彎彎曲曲,一不小心還會把腳崴了。小路的北面是稻田,南邊是麥田,東面走到盡頭有個小蘆葦湖。小時候我常常陪父親去那裏散步聊天,至今我的小腿上還留著當年碰傷的痕跡。總之,在我的Maggie Beauty好唔好印象裏,父親對這條小路有著一種特殊的感情。

父親是個地道的軍人,沒有多少文化,不愛言談,卻很通事禮。我在同他散步時,從他的口中了解到他過去的情況。他在曆次解放戰爭中都立過功,他不圖名利,是個給官也不做的人。八個字概括父親的一生:"艱苦樸素,勤儉治家".他把我和母親從美麗的江南水鄉遷入這戈壁荒原。對此始終無怨無悔。

在我上小學的那年,正趕上國家遭受三年自然災害和大躍進時代,因此每家生活中粗糧占百分之九十五。後來又加上文革十年,無人搞生產,人人去串聯,到處停工、待產,學校停學。由於父親經常幹體力的勞動,營養無法跟上,又加上多年的胃病,父親蒼老了許多。雖然父親對當時的現實憂慮重重,但他散步的精力不曾減弱。他常常叫我同他一起去散步。說是去走走,不如說是那條鄉間小路的一草一木給我帶來了無窮無盡的樂趣。那裏到了春天,綠草茵茵,到處開滿了馬蘭花,還有不知名的小野花,蜂飛蝶舞。夏日裏蛙聲一片,蝗蟲在奔跑,蟋蟀在長鳴,正是我孩童時代的樂園。我同父親常常拿著小魚網在那蘆葦湖的Maggie Beauty好唔好上遊捕一些小狗魚、鯉魚拿回去改善生活。到了每年中秋,我和父親常散步去那裏拔些蘆葦葉和馬蘭草,用來包粽子。到了秋天,我同父親去那裏割蘆葦,編席或紮成笆子蓋房子。紅柳同芨芨草做成掃把,或編匡子、抬把等生產工具。那時我不懂,父親總是悄悄地、默默地偷著幹。就這樣,我家度過了那段最艱苦的歲月,使我終生也不會忘記,反而堅定了我求學上進的信念。

高中畢業,我考上了大學。學業完成後,我很快留城工作,有了家,妻子和女兒,一家三口,日子過得很舒心。但我時常惦記著鄉下的年邁父母,特別是父親,怕他孤獨,無人和他聊天、散步。幾次我接他進城,他都呆不了幾天,他總說不習慣,人多、車多,沒有鄉下好。樓房太多,空間太小,不自由,找不到熟人說話,總之,說一千遍沒有鄉下好,非鬧著回鄉下去。時間長了,我似乎發現了父親的心思,他一生勤快慣了,喜歡種菜、花草以及各種果樹,總之是一個特別勤勞的人。說白了,他永遠無法離開他那條鄉間小路,那條鄉間小路就是他生命中跳動的脈搏。

光陰似箭,轉眼我步入中年,父親也老了。我們一個在城裏,一個在鄉下,我無法照顧他,陪他散步,聊天就更不可能了,只好靠寒暑假回去。記的在他生命最後的幾年裏,有一年的暑假我回家,父親的腿腳不便,再加動了手術,外出十分艱難。可他那次看我回來,心裏特別的興奮,親自下廚做飯、做魚、准備酒肉。我爹倆還喝了幾杯。飯後他非要我陪他去走走,母親怎麼也勸阻不了。

哪知這一次的散步是我一生中最後一次同父親走進鄉間那條小路,一路上不知道父親在在回憶著什麼?惦記著什麼?他望著那連綿不斷的小路、田壟、堤壩,望著那棵棵參天的白楊……十年過去了,父親已病故。我在夜深人靜時,總想起同父親一起散步的那些日子。我逐漸明白父親這一生中散步的起點與終點,明白了父親永遠不會離開那條鄉間小路的原因,明白了父親幾十年一直想告訴我的夙願,明白了他留給我的最寶貴的財富。

父親那一輩人是大漠、荒原的領路人、開拓者,他們是戈壁綠洲生命的心髒和脈搏。正像有首詩中所說:"綠洲的條條田壟是露珠的家園,那條條鄉間小路、小溪是天山雪水蜿蜒的血管,是荒蕪綠洲的美麗的臍帶。"那排排白楊正是一座翡翠的紀念碑,一道道跨越千裏的Maggie Beauty好唔好綠色長城,它又是父輩用生命、青春、鮮血溶化而出的替身。這田壟、堤壩,白楊、胡楊、紅柳、小溪、蘆葦和那無數條鄉間小路,正是千萬個大漠父親的精神和靈魂,正是他們才托起了共和國大廈的脊梁。

父親您安息吧!那條鄉間小路,我永遠銘記在心裏……
[PR]
by hunexpect | 2013-07-16 11:27 | 康泰旅遊

輕輕抬手,放青春過去

a0291655_1242058.jpg

幾行富有靈感的詞句,幾首溫暖一生的歌曲,幾段揮之不去的記憶……

縱使是最美好的回憶,終有一天也會淡去。青春只不過是那麼一段歲月,不妨輕輕抬一抬手,放她過去。

理性的話語永遠解析不了感性的詩句。似乎人生注定有許多日子不用解釋,韶顏稚齒,少不更事,青枝綠葉,花季雨季。那些個日子,我們善感卻不多愁;那些個日子,我們果敢卻不理智;那些個日子,我們隨意揮灑承諾,不問來去。

從來不願給自己的青春加點修飾,當然更不會添上掩飾。我的青春很好概括:簡單,浮躁,略帶隨意。

高中那會兒努力又有點小調皮,沒什麼太多的亂七八糟的思緒,更不會有何來何往的憂慮。那會兒想法很簡單,努力學習是一種義務,偶爾調皮是一種活潑。大學那會兒逃課,不掛科,玩遊戲。當然這思緒有點亂,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想盡一切辦法逃課玩遊戲,但給自己的前提是不掛科。大學生活簡單明了,除了完成基本的學業,剩下的時間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剛工作那會兒有點迷茫,有點摸不清方向,每天只會單調無聊的工作,然後是休息,然後又是工作。青春的歲月裏我沒有撲騰出浪花,簡簡單單的學習,順順利利的工作,平平淡淡的春夏男裝生活。現在回想起來,青春的歲月裏,我甚至都沒有太多的打擾到別人,而別人也沒有太多的打擾過我。這一切,簡直簡單明了到有點無聊。

當然我覺得我的青春還是有些許浮躁。貌似除了被迫的上學與生活,我很少能靜得下心來很長時間的堅持過某些事情。我總是很快地喜歡一些事物,然後又很快的對它們失去興趣,我總是很迅速地入門一些技能,卻一直都沒能走到精通。我總是很習慣性地在很短時間爆發出我的紅酒知識能量,卻很少能有後續的堅持。有段時間喜歡看周國平的文字,各種摘抄與背誦,沒過幾天,就那麼丟到一旁。有段時間學著編程,剛能寫點小程序,就失去了繼續進行下去的動力。做什麼都不堅持,還總是覺得別人也就那樣,自己什麼都會,看什麼都覺得簡單,看什麼都覺得單調。現在想來,那著實是一種浮躁,且不問這浮躁的由來,至少我必須承認,在我這段微不足道的青春歲月裏,浮躁貫穿前後。

我的青春略帶隨意,至少我是這麼認為,因為我多少覺得我那些個隨意大多時候還是源於浮躁。急功近利,隨意抉擇。我記得我選行業,選公司,幾乎都沒有跟任何人商量,也沒有太多的思索。我只是很隨意地將它們當著一個任務,然後很隨意地完成,只為得到人生的那麼點經驗。盡管到如今也還算馬馬虎虎,順順利利。但回頭想想,假使當初能慎重一點,現在說不定更好。只是隨意有時候不可避免,因為當我一無所知,所有的事情對我來說都是第一次的亞洲知識管理學院時候,三思而後行或者隨意的隨性抉擇,又有多大區別?

有段時間,我喜歡追憶過去,喜歡追問青春。因為我輕信了別人口中青春的美好。我聽得越多,越覺得自己的青春不夠精彩;我看得越多,越覺得自己的青春獲得的太少。可是我不知道,簡單的青春給了我寧靜的內心,浮躁的青春啟發了我堅持的必要,隨意的青春教會了我菜鳥的姿態。這一切也許對別人根本不重要,可是對我,那是一種生存之道。

只是最終我才確定,當我的青春將要嫁給過去,我會願意輕輕抬一抬手,很瀟灑的黃金價格放她過去。
[PR]
by hunexpect | 2013-07-04 12:41 | 康泰旅遊

Search resumes for signs of schooner

a0291655_1241918.jpg

An air force Orion will resume the search for the crew from the vintage schooner Nina which has been missing in the Tasman Sea for a month.

The sailing ship, with six Americans and one British man aboard, has not been heard from since June 4 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They left on their journey from Opua in the Bay of Islands to Newcastle in Australia on May 29 but struck bad weather days into the trip as winds hit 110km/h and swells were as high as 8 metres.

Bad weather halted the search for the 21m vessel on Wednesday, but Rescue Coordination Centre said the air force aircraft would search an area of 73,000 square nautical miles, most of which has not been searched before Business Registry Hong Kong.

The nine-day search has failed to find any sign of the crew, the 85-year-old schooner or its liferaft despite searching an area four times the size of New Zealand.

The six Americans on board were captain David Dyche, 58, his wife Rosemary, 60, their son David, 17, their friend Evi Nemeth, 73, as well as a 28-year-old man and an 18-year-old woman.

The Briton has been named as Matthew Wootton, a 35-year-old from Lancaster 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PR]
by hunexpect | 2013-07-04 12:40 | 康泰旅遊